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第四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 自主品牌汽车变革之难及应对之道
发布时间:2012-4-7 13:24:00          作者:上海租车网          来源:上海沪祥汽车租赁有限公司

上海租车网:www.ruihu998.com(4月7日)消息——
  2012年4月7日,由由《汽车商业评论》杂志、汽车商业评论网和《汽车消费报告》杂志主办的“第四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为“挑战与变革”。和讯汽车作为独家财经协办媒体现场进行报道。论坛上,针对自主品牌汽车变革之难及应对之道,汽车商业评论杂志主编贾可,奇瑞汽车股份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尹同跃,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孔辉,中国欧洲经济技术合作协会会长徐秉金,中国长安汽车(000625,股吧)集团总经理邹文超发表了观点。

  以下是讨论实录

  何鼎弘:下面进入第四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第一分论坛,有请分论坛的主持人汽车商业评论杂志主编贾可博士,讨论主题是自主品牌汽车变革之难及应对之道。有请贾可博士!

  贾可:今天的时间过得太快了,大家的演讲又非常精彩,但是上午的环节还有两个议题的讨论,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但是我觉得精彩应该让它继续。所以接下来的第一个分论坛的研讨是自主品牌汽车变革之难及应对之道。刚才大家的演讲已经说到了自主品牌正在变革,自主品牌遭遇到很多的危险,自主品牌也在想寻求一种突破,变革之难到底难在哪儿,我能想到的就是体制的变革,很多人说中国汽车行业可能要靠民营企业,因为民营企业体制好。也有论点认为国有企业技术实力雄厚、资金也雄厚,要靠国有企业。但是这个体制的问题怎么办?到底在国企条件下能不能做好中国的汽车业或者是不是都要靠民企。中国汽车的技术相对比较差一点,正在努力爬坡,这个技术升级之路又是很难的,这个变革怎么办?还有一个是我们品牌的形象,因为这么多年来集中在中低端产品,品牌形象相对也比较低,这也要往上突破,也是变革。变革涉及到很多,围绕这些问题,刚才大家的演讲已经部分谈到了,现在我还是想有请老一辈的专家以及现在的精英领袖上来跟我们一块继续探讨这个问题,我们有请奇瑞汽车董事长、总经理尹同跃、中国长安汽车集团总裁邹文超、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孔辉以及中欧经济技术合作协会会长徐秉金四位前辈和专家跟行业领袖上来跟我们一块来分享刚才的话题。

  刚才我说到了几个自主品牌变革方面的难点,实际上我先从郭院士开始!大家分头来谈谈你们认为的中国自主品牌现在最难的地方在哪里?

  郭孔辉:积重难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从事汽车工业,我是跟中国汽车工业一起长大的,我学汽车四年,那时候汽车厂刚刚建成,汽车工业大致三个阶段,一个阶段就是计划经济时代,根本不需要品牌自主,有一个品牌就卖得很好,有一个车生产出来就卖得很好,那时候我郁闷的就是我们没有什么用处。文革大革命就不说了,第二阶段就是改革开放,我以为改革开放有技术需求,后来也没有技术需求,因为改革开放几乎就等于合资,合资了以后也没有对技术,特别是对中国的技术有什么需求。后来有一个转折,我觉得这个转折还是起始于奇瑞、奇利,大家认为是冒出来的“野狗”,后来干了几年还有点模样,打破了汽车工业的局面。后来国家逐渐也看到了我们必须要自主,后来中央才提出搞自主创新,要搞自主品牌,然后大企业在中央的引导和处境下逐渐大企业也开始搞自主,但是大企业搞自主品牌,很多人都觉得应该依靠合资企业,大部分企业都是合资的。

  合资企业怎么依靠呢?一个是很多人要搞合资企业搞自主品牌,因为合资是最强的,就让他们来搞,把希望寄托在合资企业,这是一方面。第二方面就是大企业搞自主这部分也得靠合资来赚钱养合资,它长期依靠管了,要改变体制相当困难,觉得又累又不赚钱。从我们体制来看,我们改革开放后来基本上已经合资了,能引进资金多少算政治,很多地方政府都把这个作为第一政治。谁干自主好像谁是傻瓜,后来自主企业冒出来了,比如奇瑞。后来我觉得在国有企业的体制和机制没有发生重要变革之前,我们都把希望,就我自己来讲,我觉得更多的希望是寄希望于民营企业或者是接近民营企业这样的企业,因为大企业体量太大,转弯也不容易,他们觉得企业领导人要承担风险,他觉得也很难承担这些风险,所以他就小步地迈或者搞自主品牌都拿合资的一些东西,经过外方的许可,拿出来改换头面弄一弄就算是自主品牌,很多是这种状态。

  合资必须要改革,大国有企业的领导人我叫做副部级的临时工,四五年就得换别人干,所以大企业的行为都是短期性的。有些中央提倡的自主创新就是做做样子,所以这些大企业必须要改革。民营企业现在力量还比较薄弱,它一下子很难投入很多资金去搞这个,这个结打得很紧,要解开这个结相当困难。所以我说怎么办,就是要上下一起统一认识,从中央开始下决心我们支持自主,过去我们对自主品牌的支持已经很多了,国家收很多钱返回给自主品牌,就拿政府采购来讲,我不知道最新的数据是多少,我知道五六年前,政府买汽车的钱是七百亿,现在估计要超过一千亿。这些钱要是向自主品牌倾斜的话,我觉得是对自主品牌非常大的支持。但是我们很多官员怎么说呢,说我们要公平,要一视同仁,谁让你的质量不如人,谁叫你技术不如人,你活该,我就不买你的车。等着我们说要跟新能源汽车搞补贴的时候,马上就有些地位比较高的人说我们补贴对合资的外资进来的新能源汽车一定也要同样补贴,要不然就不公平。但是美国至今还在执行着一九三几年制定的购买美国产品的法律,在条件相差不多的时候必须买美国产品,因为政府采购的钱是老百姓的纳税钱,应该用于对老百姓的前途有利的方向。其他的日本、欧洲都有自己相应的做法,因为这很合理。我们总觉得我们加入WTO,中国人要宽厚,这违背了WTO的原则,美国人都不违反我们怎么违反了,我们有什么理由比美国人更阔气?我们要统一认识搞自主品牌,另外政府也要改变态度,要给更多的支持。另外我们的社会风气、社会文化包括媒体在内也要抛弃那种观点,很多媒体跟着装门面的大官一起吆喝,如果我们一开始制定政策对小车支持和倾斜,对经济型小车的支持,这正是我们自主品牌的强项,这样就把自主品牌扶持起来了。政府采购不要高档车,只有国外的车才是高档车,这样对我们自主品牌就没有支持了,我们的优势就是政府采购,就去支持高档车了。

  电动车,现在政府的指标定得非常高,市场上需求非常大的这种低速电动车,特别是二三级城市的需求量很大,高级的电动车跑不了那么快,也用不着规定那么高的速度,交通加以引导,可以发展,从优势很大的低速电动车切入,技术要求相对低一点的切入,逐渐往高端发展。现在低速电动车不用补贴,卖得非常好,三四万块钱,老百姓买的非常多,而且现在也有标准了,质量逐渐也提高了。所以我非常支持山东实验来做,所以我们在论坛上也要支持。

  总之,上下统一认识,统一步骤,形成合力,创造自主产品的核心技术,我相信我们自主产业能够做好,就怕上下不同心,没有统一认识,社会风气扭转了,我相信我们自主品牌汽车很有希望。

  谢谢大家!

  贾可:郭院士谈了两个变革,一个是大企业对合资的依赖有惯性,还有一个是一些官员上的思维僵化也是一种惯性,或者听起来是公平,但是这种是不是思维的僵化。

  徐秉金先生是中国加入WTO早期的参与者,对这方面了解得非常深刻,刚才郭老讲了美国有《买美国产品法》,中国一天到晚媒体上都是在讲我们要遵守WTO。我们有绕过WTO的办法吗?这种思维我们怎么变一下?还有尹总这边,他们不是大的国有企业,是地方国有企业出身的,现在大家对他的企业也非常关心,因为也合资了,很多人想不通奇瑞有什么要合资的,难道依赖病在他们身上发作了吗?还是另有想法?我想先请徐先生、再请尹先生谈一下。

  徐秉金:今天参加这个论坛,听到了很多主题讲演和教授专家讲的,我听了以后很振奋,得到很多知识。

  今天主持人给我提出说中国加入WTO以后是不是就是原封不动地按照规则去办,我是这么看的。我确实有点切身体会,就问一个问题,美国人是不是按照世贸规则办的,美国人根本没按世贸组织规则办,因为这个规则对它有利的时候它就用,没利的时候根本不用,所以中国人不用把世贸规则像一个紧箍咒一样放在头上,没有用。一旦利益和规则发生矛盾的时候美国人首先想的是利益,根本不是规则。举个简单的例子,在日内瓦谈判过程中美国人公开指责中国说中国人保留非关税措施和配额产品是非法的,必须取消。这是在大会上提出的,后来我们回答,美国人现在有纺织品配额,是不是非关税措施?纺织品配额不但是保持了五年,还延期了三次达到了十五年。中国还还没加入世贸组织,你有什么资格说是违法的,你现在正在做就是违法的事情。它有的,它可以办,你要办,它就给你制造一些麻烦和矛盾。所以对世贸组织规则,我总体来看,我们要把它当做是我们在这个大平台体现中国大国的参与精神,因为它的规则是大家共同制定的,它的宗旨是自由贸易,但是在自由贸易的幌子下谁都不自由,没有真正自由,那么就要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运用世贸组织规则妥善来保护我们自己,这是我们应该对待这个规则的态度。

  第二,今天的主题是“挑战与变革”,我认为自主汽车最大的挑战刚才几位专家都讲了,最大的挑战就是我们的市场空间逐步在萎缩,特别是对自主汽车品牌压力最大。我们谈了十多年的世贸组织,加入世贸组织以后,我们要放开市场,市场一放开以后,我们后续的工作很多没有跟上,因此目前中国的汽车市场基本是为国际大品牌进口汽车或者合资品牌服务。这些问题如果大家不充分认识到,对汽车行业今后的发展是后患无穷的。一个国家的市场是这个国家所在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的空间,这是江泽民同志说的,是94年在一封信中提到的。在跟外国人搞合资或者跟外国人做什么事情要考虑如何保护我们的市场。现在我们的市场是什么样的大家都知道,我就不讲了。我们在整个汽车工业发展到现在五十多年,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有了长足发展,但是国际大品牌、外国大的品牌企业都在中国有了一席之地。

  我们在2000年7月15日搞自主汽车展览会的时候,李长春、贾庆林、李源潮都去了,万钢也去了,还有很多副部长都去了,走到尹同跃同志的展台上,李长春讲了奇瑞是中国自主汽车品牌的一面旗帜,你们要把这面旗帜打好,我不知道同跃同志怎么考虑的,而且贾庆林和李源潮去的时候也问得非常详细,当时7月15日,一汽在长春有一个活动,没有来得及参加我们北京的活动,这是第一次,最后没有一汽的车,这个展览就有点太缺东西了,组委会从私人手里借了两件老红旗,往那儿一摆真的很漂亮,首长到那儿一看没有一汽,首长问我们也不好解释,也不能说是借的,说这是我们一汽中国自主品牌的见证,我们在50年代,一汽人就高举自主创新的旗帜搞出了自己的车,这是以前的历史。当时李源潮同志问了这句话,说他们没有来。这也说明了我们在自主创新的道路上,中国的汽车人不是没本事,是能干的,我们早都搞出了红旗车,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搞起来呢?大家都分析了,这个过程说起来就更复杂了。我觉得现在必须弘扬我们自主创新,要掌握核心技术,这个东西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要下慢功夫,要从基础上做起。从零部件和核心技术上来做,这样我们一步一步的,才能真正有我们自己的知识产权的、属于我们自己的汽车。

  现在的汽车企业绝大多数都是被跨国公司长昂的,跨国公司在中国合作的过程中,拿到中国来的汽车产品不会把最好的拿来,也不会把真正的基础给你,所以自主创新的问题是我们沿着这个路子,而且中央已经提出来明确的要求,我们要继续走下去。

  最后,EFS咨询公司总裁讲的,一个外国人对我们自主汽车讲得这么好的,我还头一次听到,我看他的观点认识在某些方面比我们政府官员认识得还要好。我觉得很值得赞扬,希望他能多发表一些观点。谢谢!

  尹同跃:有人统计二战之后,世界上没有汽车的国家或者没有汽车的工业体系的只有一个国家进行了突破,就是韩国,中国现在还不能真正称之为有我们工业体系的国家。我们压力也非常大,韩国当时的市场环境、政府政策环境也比我们现在好。我也多次呼吁,这是我们压力非常大的,而且我们现在也不能改变我们的政策环境。最重要的我认为企业还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刚才我们也听了EFS公司的总裁说了一下对中国自主汽车的担忧,中国自主品牌的企业的生命力是非常强大的,我们要走出去,今年到了这么一种情况,中国自主品牌的企业也要反思,我们认为最大的问题还是我们自己,我们能不能不要叶公好龙,真正理解汽车工业的特点,真正理解汽车品牌的特点,我们挑战了什么,我们变革了什么,我们怎么采取变革,我们有很多企业,中国的企业年龄都很小,都是没有经营、管理方面的知识,很多东西都要摸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自己摸索。企业这几年哪怕市场份额在下降,哪怕利润下降,我们也要把产品做好,也要把品牌做上去。再围绕着做品牌、做产品,把产品做好,我们需要做什么样,我认为中国企业家真正懂得企业两个字,然后我们再去抓精髓,因为企业最后就是两个原则,一个是最终用户,一个是人,抓住这两点,我们一系列工作就能转变,我们的转变也是围绕这两点来做的。

  前不久我在北京遇到了一个领导对奇瑞公司非常关心也非常扶持,听说奇瑞也跟别人在合作,说奇瑞的小旗也不举了,也想榜大款,我跟他们讲了,国际化是我们的支柱,是自主创新的最终目的,自主创新是我们走向更高、提高中国企业竞争力的手段,这样的话,我们现在要做基层创新、体系创新和管理创新。中国许多企业还不知道品牌为何物的情况下我们要打造品牌企业,很多品牌企业东家换了很多,那么多年,品牌没有影响,我们要向这些企业学习什么是品牌,品牌实际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怎么样让这些品牌体现出用户的精神需求,这个是需要我们最终把自己的品牌打起来,中国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大的范围,我们成长不出来一个世界级企业?我是充满信心,不管这个企业叫做一汽、长安还是奇瑞,中国一定会有1-2家会成长出去的。我想我们还是要有这个信心,还要有这个恒心。这个过程会非常痛苦,也会非常难,也会得不到很多人的理解和支持,我们到底把道理怎么说给大家听,我们必须在这方面走下去,就是我们要做品牌,做好产品,做好产品的基础是要先把体系建立起来,要聚焦资源,把一个产品做好,然后扩大我们的有效市场。EFS公司的CEO说的15万以上的中国人购买愿望只有3%,因为有品牌才有这个愿望,当初中国人购买中国汽车品牌的概率更低,这些年我们实际在进步,实际这个比例在增加,过去买家电的时候也没有很多人愿意买国产家电,现在不是了,现在谁到外国去,因为中国产品的品牌起来了,中国产品的质量值得信赖了,这是一个过程。我们对汽车工业未来特别是自主品牌企业充满信心,但是这个道路一定会非常艰难。谢谢大家!

  贾可:尹总讲得非常精彩,讲得不怨天不怨地,就向自己开刀,杀出一条血路,包括现在的合资也是培养自己能力的一种方法。这些就是后合资时代的一种想法。

  我现在想中国长安汽车集团的总裁邹文超先生,长安汽车集团也是中国的一个巨大的汽车集团,它在整个中国的汽车产业的变革进程当中这些年也是走在前列的,特别是重组整合过程中也是走在前列,但是我觉得就像我们上一期杂志的封面写的《成长的代价》一样,整合不是那么顺利的,但实际上我觉得这里的问题就是说政策层面、地方的理解等各方面,这种僵化思维等等各方面都是我们变革当中的一个困难,因为大家讲整合必须迅速进行,这种整合也不能是小舢板拼着航空母舰,一定要有机融合,必然是痛苦的,是刮骨疗毒似的,因为很多人要被兼并,要告别过去,告别过去是很痛苦的。这种痛苦我们能不能承受,让你回答这个问题肯定也很痛苦,但是你必须要回答。

  邹文超:我搞车几十年,我对车的认识,一个老领导跟我说,就像骑在虎背上一样,很威风,汽车一整就是几十个亿、上百亿,影响也很大。但是上去就下不来,下来就摔死。对搞车的人,我的体会是“痛并快乐着”,特别是长安汽车,中国长安,刚才孔院士讲了,孔院士也是我们的独立董事,中国长安也是属于“野狗”,“三大三小两微”,属于两微的,但是有关领导说我们是“野狗”,我们的领导说我们是“军犬”,因为我们母公司是军工企业。长安汽车也好,中国长安走到这一步非常不容易,但是我觉得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汽车工业的发展,我个人的感受,我觉得总体来讲首先是我们的汽车工业的水平整体,大家说是合资的就不算中国的,我觉得稍微狭隘了一点。

  我们在座的年轻一点的同志可能很多人买了车,我大学毕业十年之内我当时没想到我能买车,但是我想现在的大学毕业十年的人说买不上车的可能没有,所以整个企业会面对老百姓这是毋庸置疑的。现在为止我们也有很多困惑,今天我们大家也特别谈到了自主品牌的问题,我觉得我跟尹总有同感,大家不用担心,中国的自主品牌死不了,即使今天它不行了,明天还会活过来,没有那么可怕。

  我们在80年代,刚开始做第一辆车的时候,当时就做铃木一个产品,一个产品就卖了中国四五家,当时长安生产的产品都是买来的。我们在90年代末期的时候,长安的面包车,我们自己的股份公司上市的产品就完全是自己在开发了,长安汽车去年产销超过两百万辆,但是70%是自主品牌。大家说带来的利润也好,说可能合资企业贡献很大,但是这几年中国的自主品牌面临了一些问题,但是它的发展大家还是要看到。很多合资企业要搞合资自主,这是什么样的信号呢?合资企业在担心我们自主品牌了,我是从正面理解,为什么它要搞合资自主,是因为它还是担心了,因为这很大一块市场它没有,它担心自主品牌在这个市场做得很强大以后抢它另外的市场。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要从积极方面思考这个问题,而不能说自主品牌我们好像占有率下降,我觉得如果说我们花十年八年,我们就能跟老外平起平坐,我觉得大家把汽车工业看得太简单了,不是那么容易的,要给我们一些时间。

  大家说国有企业也没有搞自主,我觉得长安这几年我们在坚持搞自主,我们70%以上的产销量是自主品牌。现在我们拥有4000多人的开发中心,我们在中国、意大利、美国、英国、日本有我们的分中心,这些中心不是我们就几个人而已,是我们有资产、有几十个我们自己的员工,老外都是我的员工,都是一些老外在意大利,我上次去看了,大概只有五名国内的员工,其他的大概一百多人都是老外。所以我们也在积极地提升我们的自主开发能力的建设,所以大家对国有企业可能认为就是几大家,对自主开发、自主创新有些担心,我在这里向各位专家、各位同仁、各位媒体朋友讲的是中国长安,包括今天我们奇瑞的尹总,我们一直在孜孜以求的在追求,在追求我们的自主品牌,追求我们自有的技术。所以我想对于中国长安来讲,我们会继续在自主的这条路上走下去,我也相信我们能够走出来。

  当然,搞自主品牌是“痛并快乐着”,痛大家讲我们现在市场的氛围,现在大家对自主品牌的认识,中国的文化对自主品牌的影响是蛮大的,汽车是流动的产品,中国人很喜欢炫耀自己,尤其流动产品要弄到外面去看的,大家好像买一个自主的,就觉得档次不够,有些掉架,这个文化有很大的影响。韩国和我们相比,这个文化就好得多,方方面面可能对自主品牌的氛围也有一些影响,包括宏观政策层面,今天在座有很多媒体,因为我在合资企业工作过,合资企业一般搞活动请媒体,很多人都愿意去,但是自主品牌如果说搞一些活动,可能有的就不太关注。我们也应该营造一个全社会关注自主品牌的氛围,上至中央,从自己企业来讲我们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从大众消费者、从媒体导向,有时候我也说自主品牌一出点什么事,可能负面的东西就很多,但是合资一做点什么,公关能力和方方面面的影响很快就消失了,我觉得大家都要来关心这个,营造一种氛围来支持自主品牌。

  当然,我觉得作为生产企业来讲,这是你的本职,你自己没做好,让别人来宣传你、保护你没有用,关键自己要做好。自主品牌要做好几件事情,第一是要坚持,不是两三年就弄了一个非常经典的产品出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即使弄出一个经典产品出来,因为一个自主品牌不是说你光产品就可以的,还有品牌的影响力、管理、供应商体系、经销商体系、质量等等。所以自己要坚持。

  第二就是要持之以恒地打造品牌。

  第三就是要在质量、产品造型、品质等等方面尽快地向全球的合资品牌靠齐。这一点中国人,我们什么事都可以干得出来,卫星上天、载人飞船别人做得出来我们也可以做得出来,只不过我们比较晚一点,但是我们追得上去,我们有这个能力,也相信自己。

  最后就是要打造一个团队,做好一个品牌不光是设计问题,还有管理问题,你的领导团队、团队能力、管理水平等等。所以我想对自主来讲,我充满信心,我也认为中国的汽车市场上长远来讲自主品牌必定有它的一席之地。

  刚才贾可博士也谈到了重组问题,我也简单说一下,重组,大家可以想想在全球汽车工业几大集团没有不重组的,是多次反复的,我觉得汽车工业发展走这条路不是说走不走的问题,一定要走,但是这个过程如何处理好方方面面的关系,如何尊重被重组的企业,如何让被重组的人理解重组的企业的文化,这是大家要去学习的一个过程。重组是必由之路,但是这个过程我想今天你不走,明天你还会走,以后今天你走的时候可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可能下一步就这些问题你就有经验了,所以我相信重组之路我们一定要走下去,当然,这里也涉及到因为中国的特色问题,因为中国很多是有国有的,有地方经济的,这个利益关系影响很大,国外在这方面的利益影响牵扯面少一些,因为我们这里涉及到地方利益,有时候跟它没有关系的它也认为跟它有关系,所以这个难度很大,但是我想中国长安我们重组这条路还会继续走下去,我们也会把我们重组的企业一定做好,让我们整个长安、哈飞、昌河三大品牌都要让它继续发展下去。

关键字:上海租车|上海租车网|上海汽车租赁|上海租车公司|租车公司|沪祥租车网
新闻动态 更多
上海租大巴车广告车 车身广告定...
上海旅游租,上海旅游包车,大客...
上海商务包车公司,大巴包车,大...
上海商务租车(7座商务车,10...
租车行业 养车不如租车 全球养...
上海租车 企业商务租车具有那些...
花钱买分还是回外地扣分?
没有车的中介:易到 商务租车
商务租车网数据显示新政后驻京办...
沈阳:打出租车手机丢失率最高
三亚多数酒店五一不涨价 租车市...
高陵政府租车执行“六不准”:年...
租赁车型 更多
车型品牌:
金龙大巴出租 金龙大巴租赁 别克出租
别克租赁现代瑞风出租 现代瑞风租赁
福特全顺出租 福特全顺租赁本田雅阁出租
本田雅阁租赁 奥迪出租 奥迪租赁 金杯出租
金杯租赁 帕萨特出租 桑塔纳2000/3000租赁
上海汽车租赁上海租车公司上海包车瑞沪租车上海租车网
包车类型:
我要包车 我要租车 我要叫车 
企业包车 企业用车 企业租车
班车租赁 包车上下班 
个人包车 个人用车 个人租车
长途租车 长途包车 短途租车 短途包车
上海汽车租赁上海租车网上海包车瑞沪租车上海瑞沪汽车租赁
租车用途:
旅游租车 旅游用车 旅游包车 商务租车 商务用车 商务包车 婚庆租车 婚庆用车 婚庆包车
机场接送 浦东机场接送 虹桥机场接送
上海租车公司上海包车瑞沪租车上海汽车租赁上海汽车租赁

租车协议:
包车协议 旅游租车协议 公司租车协议
本站关键词:
上海租车 上海汽车租赁 上海包车 租车网
上海市内租车 上海市内旅游租车
上海带驾租车 自驾租车 上海租车价格








 
友情链接:
上海租车公司  深圳租车  广州租车公司  
上海租车公司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上海市信息服
务业行业协会
网络 110
报警服务
上海租车 上海工商 沪ICP备11004716号
关于沪祥 | 行业新闻 | 公司车辆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大众租车 | 巴士租车 | 锦江租车 | 神州租车 | 婚庆租车 | 旅游租车
上海沪祥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Copyright by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27444号-4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万源路788弄32号(近地铁一号线莲花路站) 订车热线:021-54338755、54338756、400-160-0286
上海沪洋租车公司专业提供上海地区商务租车,机场接送,旅游租车,班车租赁,上海包车,会议租车,婚车租赁,上海租车电话:021-54338755
租班车 班车租赁 上海商务租车公司 商务包车 商务租车 上海旅游租车 技术:网至普网站建设